宇宙小尺

just一个废物美术生罢辽
可以叫我小尺,你好!

对不起呜呜 求个文 占tag抱歉!



只记得一个内容 好像整篇都是车 

两人是在保姆车上做的 然后龙哥想做 但小白第二天有戏

于是龙哥就让小白给他腿////////////交

补充:龙哥想进去 但小白不让 于是龙哥就让小白给他腿//////交(这点描写的很详细!!!!特别详细!) 然后小白就觉得很羞耻 但又觉得很奇妙(??)

很甜的车 不虐 


从国庆放假第一天找到现在了都没找到呜呜呜

求求哪位看过的姐妹告诉我一下拜托了!

谢谢评论里的小天使!

再一次为占tag抱歉!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麻竹!受教了!!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Newtmas】Baby Child(1)

Thomas/Newt
半个校园au
看桑总的《时而狗吠》想出来的梗
优酷有哦!照顾婴儿的桑超软超可爱der~





Newt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他的室友皆男友正因为该死的论文而忙的头昏脑胀。所以在这冷到炸的日子里Newt决定从温暖舒适的公寓走出来买杯星巴克咖啡犒劳一下那个可怜鬼。

毕竟他已经完成自己的论文了,但由于专业不同的原因所有他能做的只是在寒冷的冬日为他送上一杯热饮。

Newt手里拎着两杯热腾腾的咖啡,快步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区。正当他路过一个脏乱不堪的小巷时,他急刹车般的停下了脚步。

“呜…”

Newt睁大眼睛,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犹豫着走近了几步,没有拎咖啡的手谨慎的摸向裤兜里的折叠刀。

越来越近,越来越暗,强忍着恶心的Newt几乎能闻到昨天晚上某个酒鬼呕吐物的味道。

走到尽头,声音戛然而止,Newt微微蹲下身子,他扔下手里的刀,慢慢伸向垃圾桶角落的一团,就在这时哭喊声突然爆发。

这下Newt听的非常仔细,他愣在原地,抬起头抹了把脸。
这是一个婴儿。




于是Thomas在图书馆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他的男朋友,那个精致的英国男孩,满脸通红的抱着一个橘色头毛的孩子。

Thomas叼在嘴里的笔“啪”的掉了,他无意识的用手扫了下桌子,原本就毫无顺序的资料全掉到了地上,他微微颤的站起来。

“我、我喜当爹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生了才告诉我?我、我说怎么前几天在床上你都不理我...我是这孩子的爸爸没错吧?Baby你放心,我会负责的,他是个男孩...噢男孩......Isaac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图书馆霎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就连管理员都打碎了自己的玻璃杯忘记让他不要大声喧哗。

尴尬到极点的Newt深吸一口气,“第一,男人不会生孩子。第二,怀胎十月才能生。第三,你他妈能不能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走了?”

Thomas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几秒后他合上笔记本,把桌面和地上的资料抓进书包里,迷茫又惊喜的跟在Newt后面。


回家的路上除了小孩子吧唧吧唧嚼着Newt头发的口水声以外再也没别的声音。Newt在想怎么跟自己男友解释这个孩子的来历,Thomas在想小孩子生活用的必备品都有啥。

路口一辆宾利路过,一名红发女性快速摇下车窗笑着大喊:“你们的孩子真可爱!祝你们幸福!”下一秒扬长而去。

等红灯的其他人投来探究的视线,瞬间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再一次成为焦点。

Newt极其尴尬的抱着怀里笑的开心的孩子,另一只手抓紧Thomas逃一般的离开马路。

终于到了公寓,Thomas把包飞快的甩到小沙发上,立马抱紧还没站稳的Newt.
“我会负责的!”

Newt眉头一皱,挣脱怀抱,慢慢把吓一跳的孩子放到另一张沙发上。“你刚刚在图书馆有认真听我说话吗Tommy?孩子不是你的!”

Thomas僵住身子,然后不可置信地抬头:“...他是你跟别人的孩子?”

“Fuck you Tommy!你有什么毛病?!这孩子也不是我的!是我捡的!”

“捡、捡的?”Thomas这才认真看向沙发上的小婴儿。这小孩长着一头小橘毛和一双蓝眼睛,并且笑起来丑哭了。Thomas冷静下来把那孩子抱在手里举了举:这肯定不是Newt的孩子——从这个逊爆的笑脸来看。

“现在,换掉你这身臭了的衣服,我们去警察局。”Newt把米白色的羽绒夹克脱掉,换了个更显身材的羊呢大衣,“他应该还有两个不称职的人渣家长,不送到警察局的话我就是拐卖儿童了……嘿,Tommy,行动起来,now.”

听到自家男友凶狠的语气,Thomas立刻跑到淋浴器下冲了个凉,期间Newt贴心的把这个粗心鬼的换洗衣物挂在了浴室门上。

嗯,两人的相处模式一直是这样,从他们还不认识为了省钱同居时就开始了。一个粗心,一个细腻。但Newt曾多次吐槽过如果不是Thomas长得帅气十足他也不会在同居第一天就同意半夜凌晨两点给这个陌生的室友送睡衣和内裤了。



洗完的Thomas似乎是想起来自己没拿换洗衣服,刚打开门准备喊,门把上的东西就哗啦的落在Newt铺好的新地毯上。

“Baby————”Thomas痛苦的大喊。

“What?“Newt冲上楼梯,以为自己男友又在浴室摔了一跤或者怎么的。

他跑了过来刚看见浴室门,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了进去。眼前一黑,Newt就被Thomas抵在了墙上。

两人贴的很近。

“嗯哼,我以为你摔倒了。”Newt挑了挑眉。

“上次是意外。”Thomas腻腻的搂住怀里清瘦的人,像个大型犬一样蹭来蹭去。



然后,Newt主动凑了上去,他并没有着急,就只是感受着Thomas近在咫尺的热息。Newt嘴角弧度扩大,双手慢慢搂上男友的后脑勺摩挲着,碎碎的头发有些扎手。他一点一点将唇送到Thomas的嘴旁,好似亲吻,又不是。下一秒,这个人好像改变主意似的轻咬了Thomas的鼻尖,不痛,痒。Newt微微睁眼,感受到身下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蹭到,于是狡猾的拉开两人的距离,棕褐色的双眸里是水灵灵的笑意。

Thomas眼神暗了几分,正准备欺身而上——


楼下孩子震耳欲聋的哭喊:“哇啊啊———呜!呜哇哇———”

暧昧至极的气氛全没了。Thomas咬了咬牙,打算无视那小孩的叫声。怎么说也得跟自己男友亲一口吧。

“呜呜呜———哇哇哇啊———”

Newt果断推开比自己壮了一圈的人:“No Tommy.我要去看那孩子了。”

“你都不跟我亲亲。“Thomas使出杀手锏,他低下脑袋耷拉着耳朵,一双puppy eyes看的人罪恶感十足。

Newt对此已经习惯,只是冷声道:“如果那孩子拉在沙发上,你从今以后就滚回你的屋子睡吧。”

这个威胁很管用,Thomas立刻弹了起来,尽管看上去还是委屈巴巴的。

自从两人确认关系以后,Thomas怎么说都要跟Newt一起睡。死缠烂打同意后,他原本的房间就成了两人的超大型衣柜。
所以,他,死也不要!回去睡!

他这个人不仅认枕头,还认人。


就在Newt准备下楼前,他满脸笑容的转过头,意有所指的看向Thomas某个部位:“再给你几分钟时间自己解决一下。”然后就像偷了腥的猫一样快速跑下楼梯,留Thomas一个人生无可恋的站在浴室低头看着自己已经抬头的兄弟。

“嘿,我爱你!”Thomas打开门闷闷的大喊。

很快的楼下传来回话:“我也爱你!”

好吧,本来他让Newt上楼就是想说个I love u而已。

现在感觉好多了,Thomas关上门专心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去了。




警局。

“Hi,Alby.”Newt摘下围巾,向坐在办公桌前的老友打了个招呼。

Alby抬起埋在案子里的头,稀奇的说:“Newt?你怎么来警局找我了,发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Newt往侧边垮了一步,露出一个完整的Thomas——和怀里抱着的小孩。

“你们都生孩子了?!”黑人男性十分震惊。

Newt崩溃。每当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忘记男人不会生孩子是——吗?

无视了这个问题,他将孩子的来历必要的细细讲了一遍,包括时间地点。

Alby听完皱了皱眉头,“WCKD街?那条路上住着的可都不是什么好家伙。好吧,我先把这孩子的照片拍下来,等会儿我会让同事把照片挂在网上将消息传播出去的。”

“谢了Alby.那这孩子就拜托你们了。”Newt从不情不愿的Thomas手里接过那个橘毛baby,正准备送到友人手里,黑人男性向后退了几步。

“不,不不不。警局不是托儿所,Newt.”Alby似乎很惊恐的和那个孩子保持着距离,“现在,人手不足。我们这群大老爷们,不会照顾孩子,你知道的。最好的建议是,你们带几天,如果家长找来了,我,通知你,拜托?”

Newt张大了嘴,“你是在开玩笑,对吗。”

“不。我会给你作证这孩子不是你拐走的,你们放心带。”Alby摆出一副比平常更正直的脸。

听着自己老友没有在开玩笑的语气,Newt绝望的,比了个中指。

后面的Thomas乐了,跟自家男友逛超市给孩子买日用品是他的人生目标之一。他美滋滋的接过那个小丑八怪,笑的很是开心。尽管他总觉得好像遗忘了什么东西。


嘿,Thomas.

你论文还没写完。

以及。

这小孩就是刚刚搅浑了你跟Newt在浴室里来一发的主谋。


———TBC———



没错哟就是两个大男人当代理爸爸照顾小baby的故事XD
这个百分百会有后续的,只是最近要开学了我作业还一个字没动所以更新的速度可能会非常非常慢QAQ
谢谢你们的支持!


【Dylmas】咒語什麼的完全不科學好嗎

格蘭芬多DylanX斯萊特林Thomas
偽情敵變真情侶
HP AU
代入了TMR的角色關係sorry
堅定從頭甜到尾
ps個人認為斯萊特林更符合桑的形象,Newt就更適合拉文克勞啦~




Dylan是一個格蘭芬多,純正的格蘭芬多。
除了做事衝動粗心魯莽並患有多動症以外,他還熱衷於挑釁那些優雅的斯萊特林們。


嗯,聽起來跟他的老前輩們反了哈?


其實很多人都錯了,他並不是看不慣斯萊特林,也不是不遵守四學院和平法則小組的一員,他只是想引起某個人的注意。

那個叫Kaya,有著一雙海藍色眼睛的美麗女孩。


在Dylan成功和Kaya對視後,他的肩膀被輕拍了一下。

Thomas不解且不捨的扭頭。

「給你個警告,朋友。」一位金髮男孩淺笑著看向他,「別再打她的注意。」

斯萊特林——Oh fuck,Sangster.那個Thomas Brodie-Sangster.Kaya的緋聞男友來著。儘管他也是幾天前才知道,但這並不能阻止一個警鐘在Thomas腦海裡打響。


「好吧,憑啥?」Dylan面向Thomas撐著下巴,右手揮了揮勺子。

「她對你不來電,死心吧。」Thomas恢復以往嚴肅高冷的表情。他清蹙著眉的樣子讓Dylan有點小怕,他向來就不擅長跟這種冰美人打交道,非常不擅長。
⋯⋯
等等,他剛剛是說了冰美人這個詞嗎?
不,沒有。當然沒有。


見Dylan走神得入迷,這讓專程來恐嚇的Thomas十分不滿意。他毫不留情的打了個響指,附加放大咒的那種。看到嚇成呆瓜的Dylan和周圍看戲的,他冷笑一聲瀟灑轉身走人,整個過程不超過五秒,令人嘆為觀止。

被放大版響指嚇到的Dylan怔怔地看著那個來去自如的斯萊特林,內心開始後悔跟這個人頂嘴。
這時腦海裡的小惡魔使勁踢了踢Dylan的腦袋:你可真遜!真愛至上,一切都是為了Kaya,傻瓜!
小天使不知從哪飛了出來尖叫:不!你不應該插足別人的感情你這個愚蠢的!可憐蟲!
小惡魔狠狠地揪住天使的翅膀:緋聞!是緋聞男友!蠢貨!
是嗎!那可不一定!小天使也死命地拽住惡魔紅色的尾巴。

什麼東西見鬼去吧。再一次走神的Dylan面無表情的猛搖頭。
也許他該找Ki Hong解解壓。






「你對他說了什麼?」Kaya笑著跟上金髮男孩的步伐,「他的表情看起來很有趣,不是嗎。」


「那傢伙應該看看你現在的壞樣子,絕對比我的威脅管用的多。」Thomas翻了個白眼,腳步沒停。

Kaya壞笑的撞了撞男孩的肩:「我知道你愛我——」

「我可不知道。」Thomas故作意外的挑了挑眉,幾秒後兩人相視大笑。

「那麼,Ava昨天佈置的作業你完成的怎麼樣了?」

「Huh,我以為魔藥學是你的強項。」

「還有草藥學。」

Thomas不可置信的停下腳步,Kaya也停下。
然後兩人再一次的笑了起來。

友誼賽高,朋友。




另一邊,Dylan悶悶不樂的找到了剛從操場回來的Ki Hong.他剛完成魁地奇訓練,現在滿身大汗,儘管Dylan嫌棄的走遠了點,但嘴上還是沒停著抱怨,巴拉巴拉說一堆。


Ki Hong被迫不去想剛剛各學院妹子們的花式讚揚,好在他重情重義,大手一揮,「別鬱悶,兄弟,我有個好消息。」


「如果是你又跟那個學院的女生勾搭上了我沒心情聽——」


「不。」Ki Hong神秘一笑,Dylan幾乎有點看不清他的眼睛了,「你想知道,Kaya會是你未來的伴侶嗎?」


「???」Thomas震驚。


回到公共休息室的兩人快速坐到沙發上。Ki Hong也不吊胃口,他抽出自己的魔杖,「還記得飛來咒嗎?」


「當然。Dylan O‘Brien的水杯飛來——」下一秒Dylan穩穩的接住了自己的水杯。


「Bravo.」Ki Hong鼓掌,「但你是否知道,飛來咒,可以在人的身上使用?」


Dylan睜大眼睛。「也許不。」


「喔你一定不會相信的Dylan!但,Will成功了!這個咒語能用在人身上!所以那傢伙現在跟一個赫奇帕奇女孩來了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你的意思是,讓我直接把Kaya飛過來?就像(Kaya飛來)這樣?You must be kidding.」


「你能聽我說完嗎混球?」Ki Hong面無表情的踢了一下好友,在得到肯定回覆後他接著開口:「Will喊了:Will Poulter的伴侶飛來!你猜怎麼著!那個拉文克勞女孩!她直接從宿舍飛到了操場!太浪漫了。」


Dylan愣了一下,隨後開始懷疑自己這麼激動認真的跟這個傻貨聊天是多麼一個愚蠢的行為。你確定這很浪漫?從宿舍飛到操場?恐怖死了好嗎這個場景。


Ki Hong見他不信,無奈大喊:「嘿,這是真的!就前幾天晚上Will偷偷給我說的!那個拉文克勞女孩!從她的房間直接飛到操場上Will的身旁,兩人都嚇壞了。好在是晚上操場上沒什麼人,倆人談了會心後就各回宿舍了!只不過正好被抓個正著。喂,你要是不信大可以站在斯萊特林宿舍樓下試試!畢竟讓Kaya撞玻璃比撞石頭門好。」


⋯⋯
Dylan突然心頭一動,不由分說的看向友人。

Ki Hong彷彿讀懂了他的眼神,乾巴巴的說:「Dude,在食堂門口無論是誰飛過來都會惱羞成怒的。」

「但是Kaya不會。」Dylan衝Ki Hong眨了眨眼,興沖沖的把魔杖塞進校袍裡,「魔藥課,別遲到。」

「你會被揍的,絕對。」Ki Hong在他身後大喊。




Thomas皺緊眉頭,覺得今天的南瓜汁比以往的甜。

倒不是說不好,恰恰相反,平常的南瓜汁味道偏淡,除了醜一點香一點,跟水也沒什麼沒差別。只是他對甜食不太感興趣,所以像巧克力蛙、鍋形蛋糕、甘草魔杖什麼的他從小到大都沒嘗過。

⋯⋯不,停下腦補,他很好,父母健在,有個妹妹,所以他才不是什麼沒有童年的孩子好嗎。


「哇喔,家養小精靈終於記得放糖啦?」Kaya不可思議的喝了一口,然後猛的渾身一顫。

Thomas投以疑惑的眼神,「太誇張了Kaya.」

「不,不不不⋯我有種不祥的預感⋯⋯」Kaya話還沒說完,只見身邊的男孩突然浮現出一絲異樣。「What the⋯⋯」


「Dylan O‘Brien的伴侶飛來———!」站在食堂大門口的Dylan用魔杖指向斯萊特林的長桌上,中二病發作似的做著浮誇的動作。


下一秒一個黑色的影子風一般的砸了過去。


「⋯⋯What the fuck??」Dylan懵逼及失望還有驚恐的接住從食堂裡直直飛過來的金髮少年。

氣到臉變色的Thomas:「⋯⋯」

張大嘴巴的Ki Hong:「???」

趕緊跑過來的Kaya:「!!!」

全校師生:「梅林的鬍子!他倆是Gay!」










垃圾的我又來發文了(。
其實很早以前就想寫HP AU啦!充滿魔法的世界實在太有趣了!這裏對HP原本的設定做了些改動,希望不要介意QAQ
而且!!就這麼一章我墨跡了三天!令人絕望
應該會有後續的!!
占Newtmas tag抱歉(黃豆大哭

【Newtmas】三次告白

無差
雙向暗戀
可以當校園AU來看
借用了很火的那個日本遊戲的梗。
一直白蹭太太們的文真的太不好意思了。琢磨著亂寫了一篇文試著貢獻一些。文筆真的很爛嗚嗚嗚對不起!





----------

派對進入了高潮。


這是個所有人一起聽著DJ大喊「Put your fucking hands up」並聽話的舉起雙手蹦迪的好時機,但事實上,每個人都在皮質沙發上醉成一攤爛泥,就連平日一向嚴肅的Alby也是。


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人非常清醒,一個是未成年不能喝酒的Chuck,一個是酒量異常好的Newt.


臉紅的不正常的Minho嚷嚷著要玩兒遊戲,一旁的Teresa等人舉起四肢附議。


「國王遊戲!國王遊戲!國王遊戲!」Chuck紅著一張臉揮動著自己短粗的小胳膊。


說幹就幹。


醉醺醺的眾人立馬坐正了身子,Frypan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套卡牌來。


面色發灰的Thomas摀著臉低吟了一聲,「我能不參加嗎,每次我都是被整的最慘的那個。」


「自己的壞運氣不要怪在國王身上,Tom.」Teresa壞笑著「Newt都沒意見。」


Thomas偷偷瞄向那個一直帶著微妙微笑的金髮少年。
是的,Newt一句話也沒說。

說來很奇怪,他们俩——对,Newt和自己就像被麻繩綁在了一起似的。每次玩國王遊戲,Newt都會詭異的成為Thomas「騷擾」或「被騷擾」的對象。


面對眾人的調侃,Newt沒在意臉已經紅成猴屁股的Thomas,笑著聳聳肩,「別廢話,洗牌吧。」


第一輪的國王是Brenda.她微微噘起嘴故作思考,而讓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已經透露了她的不懷好意。

「4號和6號分別去勾搭台子上那個DJ直到人家同意——」Thomas聽見Ben和Gally倒吸一口涼氣,「然後再想辦法甩掉他。」


所有人沈默了片刻,接著是哄堂大笑。

「太狠了!」「一上來就玩這麼大的小心翻車!」「那個DJ是男人!拜託!」嘲笑聲和抱怨聲連綿起伏。


「自己要玩的遊戲,別想耍賴,你們兩個。」剛上來就中了大獎的Ben和Gally絕望的走向舞台上那個毫不知情玩的正嗨的DJ.


Thomas不像眾人一樣密切關注著舞台上的形勢,就只是緊張的扣著手指。Teresa早就知道了自己暗戀Newt的事兒,再加上他倆身上自帶的詭異buff,不知道等會兒會被怎麼整。

偏偏的Newt還很配合。這感覺就像一片羽毛不停的在你心上撓來撓去。很癢,很癢。


「真慘,對吧。」Thomas略驚訝的扭頭看向離自己不遠的金髮少年,他蜜一般的眼眸帶著水靈靈的笑意。


「是啊,他們絕對會被人家趕出去的。」Thomas儘量讓自己放鬆下來,而Newt卻離他近了一點,他能感受到手臂上的熱度,來自身邊少年的熱度。


「你很緊張,Tommy.」Newt輕輕笑了聲,Thomas覺得心上的那個小羽毛又出來了,有一下沒一下的搔著自己的心。


「當然沒有,我只是⋯擔心Teresa等會兒會怎麼整我。她一定會讓人偷看我的牌的,那個惡魔,一定。」Thomas乾巴巴的說。

「That's true.」Newt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

「嘿!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悄悄話!」Minho笑嘻嘻的擠到兩人中間,被拉開距離的Thomas在心中擦了一把汗。他快緊張死了。


Newt往旁邊挪了挪屁股,他懶洋洋的拿起酒杯,「看看你醉成什麼樣了,等會兒我是不會把你扛進宿舍的,酒鬼。」然後無視了Minho的一記哀號,他有意無意的向Thomas舉杯示意,慢慢的將杯中淡黃色的液體喝下肚。


Jesus Christ.Thomas吞了一口口水。He is so damn sexy.


正在Thomas想入非非的時刻,所有人興奮的大喊,「老天他們成功了!他們回來了!噢——Gally你的臉可真紅——」「閉嘴吧你們這群瞎卡臉!」


他們興奮的圍在Gally和Ben的身邊,所有人看起來都快笑的仰過去了。

「沒什麼可炫耀的你們這兩個傢伙!下一輪下一輪!」阻止了Ben激動的想要說出全過程的打算,Minho扯著嗓子大聲嚷嚷,「回宿舍再說!遊戲時間是珍貴的!」


巧妙的,下一局的贏家是Sonya,她還沒說話,就被一旁蓄謀已久的Teresa拉了過去,兩人悄悄地說著些什麼——Sonya沒法拒絕她漂亮的夥伴。一旁的的Thomas在第一時刻就看到Teresa投向他的壞笑,然後絕望的攤在沙發上。完了。


「那麼——請6號對7號說五遍「我喜歡你」,而7號需要在6號每一遍說完後回答「再說一遍」,直到五遍結束。」

Thomas看看自己手裡的牌,大大的「6號」讓他心涼的很徹底。他偷偷瞥了一眼Newt,對方毫不意外的向他揮了揮手中的7號牌,一副不太在意的模樣——但粉紅的耳尖暴露了他。


Thomas的眼睛突然亮了亮,這讓Newt想起了鄰居家的小狗。棕色的,成天搖著尾巴。


「噢——你們兩個,別眼神上床了,趕緊的!」Teresa大喊。Sonya剛意識到7號就是自己的親哥哥,她尷尬的用口型向Newt表示:抱歉。


「Wow————」

「又是妳倆!」

「Thomas你再一次的搶走了我們的林地女神——」


「嘿,你。」Newt毫不留情的朝那個人比了個國際通用手勢,引來眾人的大笑。


Thomas深吸了一口氣。他有點兒緊張,或者說非常緊張。
而這恰好在外人看上去就是極不樂意極不耐煩的樣子。


「Don't worry,Tommy.我、我不會當真的。」Newt沒想到Thomas反應會這麼大,沒由來的發慌。像往常Thomas只是會害羞一會兒,然後飛快的完成命令。但今天,他無法確定有些東西是不是改變了。


Thomas好似突然震了一下,他扯了扯嘴角,「Sure.」


起哄的人群漸漸安靜下來,兩人覺得現在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和彼此苦澀的聲音。

⋯⋯⋯

「我喜歡你。」Thomas說。


那個人就像魯莽的野獸一般猛的撞進妳的眸子裡,因為這句話的威力比Newt想的還要大。「再說一遍。」


「我喜歡你。」他加大了音量,Newt察覺到一開始的緊張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堅定。


自己小幅度的吸了一口氣,笑著說:「再說一遍。」


「我喜歡你。」Thomas沒有發現自己在出汗,他一剎那恍了神,下一秒只覺得兩人貼近了些許。


「再說一遍⋯」Newt嗓音有點啞,他也沒注意到兩人貼的近的過分。直到Thomas呼出的熱氣噴在他的臉上。


Thomas突然閉嘴了,像是夢醒一般快速的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Too close,sorry.」


「Tommy.」Newt輕呼。「遊戲還沒有結束。」
那人沒有再說話。


Newt急了,一把拉過Thomas的領子,他的眼眶開始泛紅,聲音也帶上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哭腔,「Fuck!再他媽說一遍,Tommy!」


Thomas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紅了眼眶的男孩兒,「再說一遍什麼?你都說了這是遊戲!Newt!」


身邊的人不知什麼時候全都走了,也許是某位善解人意的女士察覺到氣氛不對,急忙將那群嘰嘰喳喳的男孩兒們趕的遠遠的,十分體貼的為給兩人留了單獨空間。


「不。」Newt不由分說的跨坐在Thomas的身上,他悶悶的將頭抵在人的胸口前,「你還要讓我等多久,Tommy?或者說你仍然認為這是個遊戲?」


下一秒,Thomas毫無意識的用自己有力的雙臂摟住少年纖細的腰身。


成了。
金髮男孩兒捧住Thomas的臉,他的眼裡帶著一絲笑意,一絲興奮,和許多分認真:「Well,很高興的告訴你,我的答案是Me too.」


「What?」


「我也喜歡你,Tommy.」


Thomas睜大了眼睛。


「我知道你從高二轉過來就喜歡我了。我也是。」


他答應我了。
我是在做夢嗎。
等等,他怎麼知道的?!
什么?他也喜歡我?!
腦爆炸的Thomas盯著Newt泛紅的耳尖出神。兩人一句話沒說保持著這個姿勢直到眾人蹦出來。


「Wowww—————」

「幹得漂亮!」

「我不敢相信你做到了!」

「歡呼吧夥計們!」


氣氛正好,Newt看著眼睛已經失焦的男孩,他挑了挑眉,「所以,Thomas,你願意做我的男朋友嗎?」

「Yes,of course,fucking yes!」

熱氣一下子湧上來,接著是柔軟的觸碰,也不知道誰先親的誰。Thomas緊緊抱住懷裡清瘦的男孩,肉眼可見的粉紅色的泡泡不斷溢出。


有幾個人開了香檳,瘋狂搖過的那種,他們豪爽的用牙咬開塞子,金黃色的液體混雜著不知道誰準備的小禮砲彩條一起灑落在這對愛人身上。


「That is happy ending,huh?」早就猜到結局的Teresa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深藏功與名。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