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小尺

just一个废物美术生罢辽
可以叫我小尺,你好!

【Newtmas】三次告白

無差
雙向暗戀
可以當校園AU來看
借用了很火的那個日本遊戲的梗。
一直白蹭太太們的文真的太不好意思了。琢磨著亂寫了一篇文試著貢獻一些。文筆真的很爛嗚嗚嗚對不起!





----------

派對進入了高潮。


這是個所有人一起聽著DJ大喊「Put your fucking hands up」並聽話的舉起雙手蹦迪的好時機,但事實上,每個人都在皮質沙發上醉成一攤爛泥,就連平日一向嚴肅的Alby也是。


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人非常清醒,一個是未成年不能喝酒的Chuck,一個是酒量異常好的Newt.


臉紅的不正常的Minho嚷嚷著要玩兒遊戲,一旁的Teresa等人舉起四肢附議。


「國王遊戲!國王遊戲!國王遊戲!」Chuck紅著一張臉揮動著自己短粗的小胳膊。


說幹就幹。


醉醺醺的眾人立馬坐正了身子,Frypan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套卡牌來。


面色發灰的Thomas摀著臉低吟了一聲,「我能不參加嗎,每次我都是被整的最慘的那個。」


「自己的壞運氣不要怪在國王身上,Tom.」Teresa壞笑著「Newt都沒意見。」


Thomas偷偷瞄向那個一直帶著微妙微笑的金髮少年。
是的,Newt一句話也沒說。

說來很奇怪,他们俩——对,Newt和自己就像被麻繩綁在了一起似的。每次玩國王遊戲,Newt都會詭異的成為Thomas「騷擾」或「被騷擾」的對象。


面對眾人的調侃,Newt沒在意臉已經紅成猴屁股的Thomas,笑著聳聳肩,「別廢話,洗牌吧。」


第一輪的國王是Brenda.她微微噘起嘴故作思考,而讓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已經透露了她的不懷好意。

「4號和6號分別去勾搭台子上那個DJ直到人家同意——」Thomas聽見Ben和Gally倒吸一口涼氣,「然後再想辦法甩掉他。」


所有人沈默了片刻,接著是哄堂大笑。

「太狠了!」「一上來就玩這麼大的小心翻車!」「那個DJ是男人!拜託!」嘲笑聲和抱怨聲連綿起伏。


「自己要玩的遊戲,別想耍賴,你們兩個。」剛上來就中了大獎的Ben和Gally絕望的走向舞台上那個毫不知情玩的正嗨的DJ.


Thomas不像眾人一樣密切關注著舞台上的形勢,就只是緊張的扣著手指。Teresa早就知道了自己暗戀Newt的事兒,再加上他倆身上自帶的詭異buff,不知道等會兒會被怎麼整。

偏偏的Newt還很配合。這感覺就像一片羽毛不停的在你心上撓來撓去。很癢,很癢。


「真慘,對吧。」Thomas略驚訝的扭頭看向離自己不遠的金髮少年,他蜜一般的眼眸帶著水靈靈的笑意。


「是啊,他們絕對會被人家趕出去的。」Thomas儘量讓自己放鬆下來,而Newt卻離他近了一點,他能感受到手臂上的熱度,來自身邊少年的熱度。


「你很緊張,Tommy.」Newt輕輕笑了聲,Thomas覺得心上的那個小羽毛又出來了,有一下沒一下的搔著自己的心。


「當然沒有,我只是⋯擔心Teresa等會兒會怎麼整我。她一定會讓人偷看我的牌的,那個惡魔,一定。」Thomas乾巴巴的說。

「That's true.」Newt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

「嘿!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悄悄話!」Minho笑嘻嘻的擠到兩人中間,被拉開距離的Thomas在心中擦了一把汗。他快緊張死了。


Newt往旁邊挪了挪屁股,他懶洋洋的拿起酒杯,「看看你醉成什麼樣了,等會兒我是不會把你扛進宿舍的,酒鬼。」然後無視了Minho的一記哀號,他有意無意的向Thomas舉杯示意,慢慢的將杯中淡黃色的液體喝下肚。


Jesus Christ.Thomas吞了一口口水。He is so damn sexy.


正在Thomas想入非非的時刻,所有人興奮的大喊,「老天他們成功了!他們回來了!噢——Gally你的臉可真紅——」「閉嘴吧你們這群瞎卡臉!」


他們興奮的圍在Gally和Ben的身邊,所有人看起來都快笑的仰過去了。

「沒什麼可炫耀的你們這兩個傢伙!下一輪下一輪!」阻止了Ben激動的想要說出全過程的打算,Minho扯著嗓子大聲嚷嚷,「回宿舍再說!遊戲時間是珍貴的!」


巧妙的,下一局的贏家是Sonya,她還沒說話,就被一旁蓄謀已久的Teresa拉了過去,兩人悄悄地說著些什麼——Sonya沒法拒絕她漂亮的夥伴。一旁的的Thomas在第一時刻就看到Teresa投向他的壞笑,然後絕望的攤在沙發上。完了。


「那麼——請6號對7號說五遍「我喜歡你」,而7號需要在6號每一遍說完後回答「再說一遍」,直到五遍結束。」

Thomas看看自己手裡的牌,大大的「6號」讓他心涼的很徹底。他偷偷瞥了一眼Newt,對方毫不意外的向他揮了揮手中的7號牌,一副不太在意的模樣——但粉紅的耳尖暴露了他。


Thomas的眼睛突然亮了亮,這讓Newt想起了鄰居家的小狗。棕色的,成天搖著尾巴。


「噢——你們兩個,別眼神上床了,趕緊的!」Teresa大喊。Sonya剛意識到7號就是自己的親哥哥,她尷尬的用口型向Newt表示:抱歉。


「Wow————」

「又是妳倆!」

「Thomas你再一次的搶走了我們的林地女神——」


「嘿,你。」Newt毫不留情的朝那個人比了個國際通用手勢,引來眾人的大笑。


Thomas深吸了一口氣。他有點兒緊張,或者說非常緊張。
而這恰好在外人看上去就是極不樂意極不耐煩的樣子。


「Don't worry,Tommy.我、我不會當真的。」Newt沒想到Thomas反應會這麼大,沒由來的發慌。像往常Thomas只是會害羞一會兒,然後飛快的完成命令。但今天,他無法確定有些東西是不是改變了。


Thomas好似突然震了一下,他扯了扯嘴角,「Sure.」


起哄的人群漸漸安靜下來,兩人覺得現在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和彼此苦澀的聲音。

⋯⋯⋯

「我喜歡你。」Thomas說。


那個人就像魯莽的野獸一般猛的撞進妳的眸子裡,因為這句話的威力比Newt想的還要大。「再說一遍。」


「我喜歡你。」他加大了音量,Newt察覺到一開始的緊張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堅定。


自己小幅度的吸了一口氣,笑著說:「再說一遍。」


「我喜歡你。」Thomas沒有發現自己在出汗,他一剎那恍了神,下一秒只覺得兩人貼近了些許。


「再說一遍⋯」Newt嗓音有點啞,他也沒注意到兩人貼的近的過分。直到Thomas呼出的熱氣噴在他的臉上。


Thomas突然閉嘴了,像是夢醒一般快速的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Too close,sorry.」


「Tommy.」Newt輕呼。「遊戲還沒有結束。」
那人沒有再說話。


Newt急了,一把拉過Thomas的領子,他的眼眶開始泛紅,聲音也帶上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哭腔,「Fuck!再他媽說一遍,Tommy!」


Thomas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紅了眼眶的男孩兒,「再說一遍什麼?你都說了這是遊戲!Newt!」


身邊的人不知什麼時候全都走了,也許是某位善解人意的女士察覺到氣氛不對,急忙將那群嘰嘰喳喳的男孩兒們趕的遠遠的,十分體貼的為給兩人留了單獨空間。


「不。」Newt不由分說的跨坐在Thomas的身上,他悶悶的將頭抵在人的胸口前,「你還要讓我等多久,Tommy?或者說你仍然認為這是個遊戲?」


下一秒,Thomas毫無意識的用自己有力的雙臂摟住少年纖細的腰身。


成了。
金髮男孩兒捧住Thomas的臉,他的眼裡帶著一絲笑意,一絲興奮,和許多分認真:「Well,很高興的告訴你,我的答案是Me too.」


「What?」


「我也喜歡你,Tommy.」


Thomas睜大了眼睛。


「我知道你從高二轉過來就喜歡我了。我也是。」


他答應我了。
我是在做夢嗎。
等等,他怎麼知道的?!
什么?他也喜歡我?!
腦爆炸的Thomas盯著Newt泛紅的耳尖出神。兩人一句話沒說保持著這個姿勢直到眾人蹦出來。


「Wowww—————」

「幹得漂亮!」

「我不敢相信你做到了!」

「歡呼吧夥計們!」


氣氛正好,Newt看著眼睛已經失焦的男孩,他挑了挑眉,「所以,Thomas,你願意做我的男朋友嗎?」

「Yes,of course,fucking yes!」

熱氣一下子湧上來,接著是柔軟的觸碰,也不知道誰先親的誰。Thomas緊緊抱住懷裡清瘦的男孩,肉眼可見的粉紅色的泡泡不斷溢出。


有幾個人開了香檳,瘋狂搖過的那種,他們豪爽的用牙咬開塞子,金黃色的液體混雜著不知道誰準備的小禮砲彩條一起灑落在這對愛人身上。


「That is happy ending,huh?」早就猜到結局的Teresa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深藏功與名。


—END—

评论(5)

热度(149)